程少为出诊的医院 https://m-mip.39.net/baidianfeng/mipso_8231864.html
导读

11月22日,一篇名为《南航CZ生死间,一个记者有话想对你们说》的长微博一经发布,瞬间有了万的阅读量,上万次转发。这名记者讲述了他在11月9日乘飞机突发疾病的经历:先是飞机降落近50分钟才打开舱门,随后机组人员和地面救护人员推诿无人抬他下飞机,这起事件迅速成为了各大媒体的头条。《法制晚报》记者致电了这一事件的当事人张先生,他告诉记者,自己医院后,中间还经历了两次转院,最终是通过自救的方式才能顺利脱险。而在飞机停下到舱门打开的那50分钟里,他经历了从未感受过的痛苦,“犹如怀抱一颗随时可能会爆炸的炸弹”。

疾病突发并无病史

这起事件发生到引起的轰动,是张先生始料未及的。

张先生告诉法晚记者,他之所以会写这篇文章,念头起始于11月22号手术后完全拆线的那一刻,“我肚子上长长的刀口上拔掉了最后几个订书钉,这意味着我又回归到一个完整的躯壳。”

这起事件发生于11月9日,就职于辽宁电视台记者张先生乘坐中国南方航空CZ次航班从沈阳飞往北京首都国际机场,此行的目的是采访阿里巴巴有关双11的新闻。

飞机8点起飞,起飞后大约5分钟,他感觉到肛门部位抽搐疼,并尝试去厕所排便,但未能减轻痛楚。

“此前我并没有类似病史,飞机起飞前,我吃了一小桶碗面,一块小蛋糕,几小袋一只装的杏肉,也并没有感觉不适。”张先生说,一切都发生地很突然。

9点钟时,他第一次向空姐求助,口述自己起飞后肚疼不止,无排便感,空姐表示这很正常,是气压问题,他们也常遇到。

9点20分,他疼痛加剧,已疼得“坐立不安,浑身虚汗”,便第二次向空姐求救,并要求叫一台救护车。张先生说,当时空姐赶紧帮他预约了救护车,之后还在航班上进行了广播,询问有无医护人员,但遗憾的是飞机上并没有医生。

肚子疼痛鼓起陷入半昏迷

飞机于9点40分落地,但是滑行后迟迟不开舱门,而救护车此时就在十米开外。直到飞机落地50分钟后,机舱门才打开。

而在这50分钟里,张先生经历了让他这辈子都难以忘记的回忆。

“我当时就是硬抗。”张先生说,他一直在考虑怎么能挺过去。“我就开始想自己可能是什么病,是不是阑尾炎?但是疼成这样,可能是穿孔了。”

他说自己当时还在考虑急救怎么一步步进行,但是身体的恶化速度非常快,疼痛感逐渐加深,还没等他想明白,自己的意识已经渐渐模糊,处于半昏迷的状态。手机里来接机的电话不断在响,但他却无法接起。

他说那是自己从来没感受过的一种疼痛,好像肚子里有一个东西,即将要爆炸。肚子胀气地越来越厉害,肚皮已经鼓了起来。

如果没有那50分钟的等待,张先生说,飞机上刚停下的时候如果可以下去,他是完全可以在别人的搀扶下走下飞机的。

而当舱门打开后,所有乘客下了飞机,张先生则面临下不去飞机的问题。而此时,急救车医生和乘务人员则针对“谁该把他送下飞机,谁该负责”这一问题争执了起来。

张先生说,那一刻他的心情几乎陷入了崩溃。“我觉得这件事情简直是不可思议,我坐的这趟航班是从沈阳飞往北京最短的航线,南航在沈阳这边算是运行最好的航空公司,准点率高,而且早8点是最黄金的时段,也是最好的航班,出现这样的事我觉得非常罕见。”

无奈之下,他只好大喊一声,“我自己下去!”

整个过程中,他在意识不完全清醒地情况下,半蹲半爬下了旋梯,还自己爬到了救护车的担架上。当时周围有空姐、急救车人员和清洁人员,却“没有人扶我一把!”随后,张先生医院。

无法确诊转院感觉“被骗”

医院后,张先生以为可以松一口气。而让他想不到的是,这只是他15小时生死旅程的三分之一。

“他们给我进行了各项检查,但始终无法确诊我的病情。”张先生回忆。

他当时本来想通过自己在北京的朋友进行求助,但自己意识已经模糊,除了偶尔能接进来一两个电话,已经没有力气。

期间,一位医生告诉他,由于肠梗阻,肠内产生的一些毒素会渗入到血液,他的半昏迷和无意识,就是产生于此。

医生明确说给他联系了就近的朝阳或协和。然而,等他上了的救护车,医院还是协和时,救护人员却说去急救中心。“我说为什么?医院你能挂的上号么?”

张先生事后才得知“他们骗了我”,像他这种急症不存在挂不上号的问题。“我虽然是个30多岁的男人,但从来没上过救护车,所以对这些根本一无所知。”

命悬一线自救二次转院

这辆车舍近求远,将他拉上了高速,奔向了命运的下一站,让他命悬一线的急救中心。

张先生回忆,当时他在急救中心又耽误了3、4个小时,医院不断对他做着各种检查,但仍然无法确诊病因。“后来他们给我上了开塞露,但是病情不仅没有好转,反而加剧了病情。”他在微博中甚至表示,他们反复问我是不是吸毒,更让他绝望得泪流满面。

“我当时第一反应就是我要自救。”张先生说,他当时已经觉得自己快要不行了,眼前开始出现了黑色,但求生的意志让他用尽身上最后的一点力气,请同事帮忙联系他医疗大V的朋友——“烧伤超人阿宝”和“白衣山猫”,他们立刻跟急救中心,了解了他的病情后,果断地帮他转院,“他们的意思是我必须马上开刀。”

在经历了两次转院后,张先生终于被推医院的手术室。经手术,切除了一段坏死的小肠,最终脱离危险。“我几乎是在最危险的时刻之前,把肚子上的‘炸弹’拆了才保住了命。”

在医院度过了整整11天,张先生才顺利出院回到了家。前天拆线后,目前他一直在家中休养,每天只能吃半流食逐渐恢复身体健康。

拒绝赔偿保留追诉的权利

今天上午,医院的领导来到了张先生的家中进行慰问,并向他鞠躬致歉。昨天,南航方面的领导也亲自上门对他表达了歉意。“他们双方都承诺会积极调查,查出漏洞,尽快反馈给公众和我。”张先生说。

这几天有众多网友对此事进行了讨论,其中有人提出这起事件完全让南航背锅是不合理的,还有也从航空知识角度提出了很多南航无奈之处。

对此,张先生表示自己确实有话要对南航说,因为作为一名乘客,在飞机上是属于信息关闭状态,他的一切需求都必须通过机组人员传达给相关方,无论是塔台还是急救。他说,一个合理的社会规则应该是easy模式,当求助空乘的时候,每名乘客只需要说出自己的合理诉求,一套完善的体系会自动给他提供最佳的选择和服务,这不仅是乘客要求南航,这是包括南航人在内每个人在社会体系中的长期诉求。

但他也表示理解南航,认为“不能把板子都拍在南航身上,不能要求南航能如此尽善尽美,也不能指望社会体系能一步到位。”

昨日上午11点30分左右,南航通过其官方微博发表了声明表示,“经初步了解,CZ航班当天落地滑行至滑行道时,飞机刹车系统出现故障不能继续滑行,等待拖车拖行至停机位之后开启舱门,对此我们将进一步查明原因。”

据南都报道,北京首都国际机场急救中心相关负责人回应,针对张先生寻求急救的痛苦遭遇,院方深表歉意。该负责人介绍,综合以往经验,为避免信息不准确导致病人治疗延误,航站区的救护车都会装配全套急救设备,包括急救箱、吸痰器、随车担架等。人员配备上则分别有医生、护士、司机各一名。11月9日,设备与人员与平时一样。但由于飞机着陆后舷梯角度较陡,加上雨夹雪天气,医护人员综合考虑认为,不能使用担架。

“确实由于我们的工作不到位,给张先生造成痛苦。”该负责人表示,院方已约谈当事医护人员,对具体情况进行调查核实。她坦承,员工在主动为病人着想等“爱伤观念”上有所欠缺,面对突发情况时也没有做到灵活应变。下一步院方将加强医护人员思想教育工作,提高医护人员应对突发状况的能力,同时在转运机制上进行流程再造,加强与航空承运方沟通衔接,完善应急救援绿色通道。

这起事件后,南航和医院也都表示对张先生进行赔偿,但被他一一拒绝。之所以放弃赔偿,张先生表示,一是出于他的记者身份,他必须避嫌可能为自己谋求利益的指责。

同时,这件事情引起了社会广泛



转载请注明地址:http://www.xdnhe.com/zcmbzz/10473.html